首頁橫財天降 第五百六十五章 推心置腹

第五百六十五章 推心置腹

    五分鐘后。

    所有陳家和龍幫的人,死的死,傷的傷,悉數退場。

    只剩下那些前來吊唁的沈氏集團元老,跪在秦凡腳底下,磕頭如搗蒜。

    秦凡有些厭倦地看了眼這些人,打心里很像直接趁熱打鐵,把這幫見風使舵的墻頭草,一舉從集團內清除。

    不過,他現在早已經不是之前靠意氣用事的懵懂少年。

    水至清則無魚的道理,他現在已經了解了一些。

    思索片刻,邊扭過頭,看向沈建平問道:“爸,這些人該怎么處置?你是集團董事會主席,還是你來決定吧。”

    這些人,無不背著集團董事會成員的名號。

    超過一半的集團核心,今天都來到了這里。

    對外,秦凡可以雷厲風行,滅陳鋒,打陳雷,抓陳平,殺孔揚,還沈家一個太平。

    但是對內,秦凡覺得還是把主動權,交給老爸比較好。

    沈建平一直站在冰棺前,靜觀事態的發生。

    一開始他還覺得,秦凡一定是動用了聞人牧雪的力量,才能在這么短時間內,調動如此多的戰士,來臨江別墅花園解局。

    可是當他看到洪心亮出證件的一剎那,沈建平忽然意識到,這個曾經讓他不斷提醒自己,要刮目相看的兒子,還是成長到了令他需要重新審視的地步。

    尤其是對孔揚殺人誅心的手段。

    更是讓沈建平暗自感慨,龍生龍,鳳生鳳,我沈建平的兒子,終究是可以扛起沈家這面大旗的!

    “既然大家都是受到陳雷脅迫,那么剛才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吧……”沈建平微微提氣說道。

    聞言。

    所有集團元老,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紛紛調轉過頭,朝著沈建平拼命磕了下去。

    “謝沈總開恩,我等日后定當為集團竭盡全力,為沈家鞍前馬后,至死不渝啊!”

    “是啊,沈總待我們如山似海,就算是做牛做馬,也報答不了沈總今日的恩情……”

    “那我也愿捐出所有資產,只要能繼續為沈家效勞,就算萬死,也愿意啊!”

    看著平日里在集團,趾高氣昂,各種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玩弄心機的眾人,此刻心悅誠服地跪倒在地,沈建平大手一揮,不打算再與他們計較。

    只有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

    沈氏集團內部的紛爭和這些跪在面前的元老無關,就算是換掉他們,新來的一批人依舊會如此,沒有任何區別。

    這些元老見沈建平竟然不與他們計較,頓時如蒙大赦般拼命磕頭,一邊道謝,一邊跪著退出現場。

    陳忠良靈堂的事情,算是處理完了。

    當下,洪心轉身走到秦凡身邊,說道:“我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請假過來的,現在事情既然已經解決,那我就先回去了。”

    “謝謝。”秦凡感激道。

    陳家的事情頗為復雜。

    如果今日只是龍幫派人來靈堂鬧事,秦凡完全可以給張子豪一個電話,讓“獵手”行動隊出面解決這群人,不過舉手之勞。

    但陳家畢竟涉及到了上層,這幾個人又是自己的親舅舅。

    怎么處理都不太穩妥。

    而且事態緊急,就近能拉到的援兵聞人牧雪又很難插手到燕京層面,如果不是洪心正巧在附近執行任務,今日之事,怕還是難以像眼下這般善終。

    面對秦凡的感謝,洪心欣然接受,不過還是笑了笑說:“你幫了組織這么大的忙,這點小事,算是為你港島之行,做出的一點小小回報吧。”

    “只不過,你還當真打算在下個月,親身參加孔老爺子的壽辰么?”洪心猶豫了一下,還是出口問道。對于龍幫的底細,身為頂級特工的洪心還是了解不少,在她的認知中,曾經多少試圖挑戰這個地下龐然大物的家族和個人,到最后都沒有好下場,昔日的燕京家族不例外,秦凡,也不不例外。

    “嗯,那天肯定會很好玩的。”秦凡一本正經地看著洪心,“上次去燕京還沒有玩夠,正好趁著孔三爺壽誕的機會,可以好好玩一下。”

    “玩?”洪心試著理解秦凡的話,“你是打算在整個龍幫樞紐的眼皮子地下,跟孔三爺好好玩一玩?”

    “是啊,我們農村人最講究禮尚往來,他龍幫不遠千里,已經給我送了這么多次禮物了,不回敬一下,總顯得我這個秦家大少爺,好像不太近人情……”秦凡笑道。

    “你……你真是個瘋子!華夏最下的地下勢力,你,你居然想和他們玩!”洪心被秦凡的言語震撼住了。

    “我確實是這樣想的,而且也沒有想改變計劃的打算。”秦凡淡然道。

    其實,經歷了今天的事情,龍幫和沈家勢必會打破之前微妙的平衡,形成水火不相容之勢,這么長時間,沈家一直都處在被動挨打還手的局面,既然現在各方已經攤牌了,那么秦凡決定轉守為攻,將主動權牢牢握在自己手里,給龍幫一個慘痛的教訓!

    “不可理喻!”洪心皺眉道,“你現在接觸的這些人和事,和龍幫比起來,都太渺小了,有著天壤云泥之別,龍幫數百年的傳承,絕非兒戲!”

    “更何況,孔三爺的壽辰,勢必會引開諸多勢力大佬前去祝賀,那里是龍幫的主場,你這樣貿然過去想要復仇,在我看來,和找死沒什么區別……”

    “可人總不能因為一些風險而放棄可能會超越現在的機會。”秦凡強勢說道,“以前我窮,在做每件事情之前,都要考慮明天還能不能吃的上飯,會不會因為這個決定去睡馬路,有沒有可能一蹶不振,這輩子都爬不起來,那時我沒得選,我害怕失敗,對窮人來說失敗是人生最致命的一道坎。”

    “可是現在不一樣,我現在有資本去放手一搏,輸了大不了我在回到以前的日子,投簡歷,找工作,上班,這種日子我過了二十年,現在的日子才過了幾個月,回去適應一下,也沒什么不能接受的。”

    洪心看著秦凡,聽他說出幾乎是肺腑之言的一番話,忽然咯咯笑道:“別的有錢人,都是越有錢,越怕死,越怕回去過窮日子,可你倒好,好像生怕回不去一樣,說你出生就是窮苦命,也一點都不過分。”

    “只不過,你自己可以接受失敗,就不怕你那天不能活著走出來,或者失敗之后,連累到整個沈氏商業帝國,也跟著土崩瓦解么?”洪心不解道,就算秦凡不怕死,可但凡有點責任心的男人,都不會把自己的家庭放在前面,作為賭注的吧?

    “誰說我要代表沈家去的?”秦凡白了她一眼。

    洪心被他這個女兒態的眼神給弄無語了,不過她還是有點不太敢相信,秦凡打算以個人的身份,去挑戰整個龍幫!

    “你,你這也太過分了吧?”饒是經驗豐富的頂級特工,在這簡短的對話之中,洪心也忍不住幾次說話哆嗦了起來。

    “不過分啊,我跟龍幫本來就是個人恩怨,和家族并沒有什么關系,當然,如果那天你有空的話,也可以親臨現場,去為我加油打勁。”秦凡理所當然道。

    洪心無力吐槽,她深深地注視著秦凡,也不知道今日之事,究竟是對是錯。

    而且雖然她也想跟著秦凡一探究竟,但是奈何任務在身,只好點點頭,向秦凡和沈建平夫婦告辭后,轉身離開。

    不過在臨走時,洪心的心頭五味雜陳,喃喃自語道:“龍幫乃是華夏第一勢力,地下世界的王者,而秦凡雖然是個初出茅廬的愣頭小子,但已經在港島這今天,展現出了個人不同常人的天賦和魄力……難道,他們注定要有一場龍爭虎斗了?算了,希望秦凡只是為了在自己面前逞能,說話鬧著玩的………”


同類推薦: 大宋將門三人行必有女漢子我在異界有座城超神話降臨位面宇宙傲天棄少無敵之大唐網游之重拾江湖